人生屋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生活 > 拆碎半生,从头再来

万象城国际网站

时间:2019-06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
  
  2016年,我要当父亲了。
  
  女儿出生那天,我就要开始后半生的路。总要用一种方式重新开始。
  
  我决定把自己所有的藏书全部拍卖掉。
  
  2
  
  小学五年级那年,爸爸给我买了我人生的第一套书——《历代名篇选读》,上下两本,书显得好厚好大。
  
  同时,他还请人替我刻了一枚藏书章。篆体,六个字——罗振宇藏书印。
  
  现在回想起来,那是父亲对儿子使的一个小计谋。一枚印章,轻轻松松就给我种下了一些甩不掉的念头:
  
  此章留印之处,都是“我的”,都要保存到“永远”,都不能丢。
  
  从早期的诗、文、经、史,到后来的社科、小说。穷时算计着买,富时敞开来买。
  
  从老家到大学,从武汉到北京,从一个出租屋到另一个出租屋,每一次搬家,整理、搬运藏书都是一个浩大的工程。如今,环顾书房,我已经有4000多本书了。
  
  我的藏书中,其实没有什么值钱的版本,但是每一本都有当年占据它的理由。
  
  我就像一只屎壳郎一样,用30多年的时间,把一只属于自己的粪球越滚越大,推着它开路搭桥,翻墙过河,不管汗流浃背、烈日灼身。
  
  3
  
  第一次提出拍卖藏书的想法时,妻子说:“你真的就不想把那些陪了你半辈子的书留给孩子?”
  
  我说:“等她们到了要读书的时候,我会陪着她们逛书店,一本本地再买回来。”
  
  书架是一个人精神世界的围墙,自己亲手建起来的,才知道哪里是缺口,哪里是软肋,哪里可以弃守,哪里必须死扛,哪里固若金汤,哪里深藏妙趣。
  
  所谓养育孩子,其实不是成就孩子,而是在他们的启发下,自己重新活一遍。
  
  所以,今天我转过头,对我的父亲说:“那枚印章早就不见了。你当年给我的那副担子,我就要卸下了。谢谢你送我的那套书和那枚印章,它们是种子,我已经把它们养大。”
  
  我要开始下一个循环。
  
  4
  
  4000多本藏书,拍卖掉,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  
  这是一个大工程。